☆免费小说阅读[]

匣子被两只小影妖拖到自己的洞里,打开了。

这个洞是它们赶跑了一窝老鼠之后强占的,铺上了茅草再垫一层干净柔软的棉花,最后用一块姑娘香闺里偷出来的棉手绢盖在上面,甭说有多舒适。

没错,这个姑娘就是苏巧兰。

苏巧兰是个好姑娘,她时常会在房间里摆一些吃食,对于一些小物件的失踪也从不大惊小怪,所以影妖们很喜欢她。

它们把匣子挖出来只是为了帮她保管而已,真的。

如果里面有吃的就更好了。

可惜的是匣子里什么吃的都没有,两个影妖很失望。手表?牡丹扣?这些东西对于影妖来说都是垃圾,影妖们没有性别,更缺乏对美的追求。

他们继续在匣子里翻找,终于找到一条白色的手帕,帕子的边角上绣着一朵牡丹,但它们并不知道它的含义,只乐呵呵地将手帕垫在了小窝里。

然后它们用匣子堵住洞口,窝在新铺的手帕上美美地睡了一觉。最近的上海马上要迎来黄梅季,下水道里的积水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涨起来,匣子或许能为它们挡一挡。

商四等人为了追寻匣子的下落,一个个都进到了下水道里。

下水道又脏又臭,一开始小乔完全是拒绝的,就是陆知非也并不想去。但商四有办法,他郑重地拍了拍吴羌羌的肩说:“需要你上场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吴羌羌很激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于是半个小时后,一只比肯德基大一倍的大山鸡出现在下水道里。她的背上驮着一个木头的小房子,小房子的每面墙上都开着窗,米白色的窗帘摇动间,露出盘腿坐在矮桌旁喝茶嗑瓜子的六个人。

为什么是六个人?

因为商四施了法让大家都变得跟太白太黑一样小,他甚至在小房子底部刻画了阵法,这样无论吴羌羌走得再癫狂,里面的人都能稳得像坐在平地上。

吴羌羌对于这种不公平的待遇非常愤慨,但都被大魔王无情镇压。

于是吴羌羌悲愤交加地在下水道狂奔,周围的老鼠啊、蝙蝠啊,各种小妖怪啊,就看着一只大山鸡嗷嗷叫着从面前冲过去,背上的房子里还传来隐约的欢声笑语。

大家面面相觑,震惊不已。

没过几秒钟大山鸡又嗷嗷叫着冲了回来,背上传来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走错了啊你!左拐!拐!拐!”

大山鸡风一般地拐了过去,留下一根绚丽的鸡毛。

下水道的居民们一时陷入了沉默,一只修炼成精的蝙蝠操着口不大地道的上海话,活见鬼似地大声喊着:“妈!鸡!一砸鸡!”

他妈妈可怜见地用翅膀护住儿子的眼睛,“哎,这世道乱的哟,连鸡都被逼疯了。”

大山鸡还在狂奔,吴羌羌别的没有,就是一身力气花不完。

商四已经懒得管她,他殷勤地给陆知非点上了熏香,帮他抵御下水道里难闻的气味。小房子里一派和谐,仿佛笼罩在冬日暖阳中一般。

过了一会儿,山鸡的狂奔终于告一段落。吴羌羌猛地一个急刹车,商四的阵法差点没镇住。

但这不能怪吴羌羌奔跑技术不高明,实在是事发突然。她刚拐过弯呢,忽然看到一大群老鼠气势汹汹地往前面走着,老鼠群里有好几个个头特别大的,一看就是刚修炼出灵智的小妖怪。

这是干啥呢?

吴羌羌连忙喊了一声,“四爷!”

“跟着他们。”商四探出头来看了一眼,于是吴羌羌听话地跟在老鼠群的后面,悄悄地,没有引起任何一只老鼠的注意。

这群老鼠也比较激动,吱吱吱地用本族话不停地讲着什么,压根没想到后面跟了一只鸡。

结果到了目的地,吴羌羌竟然意外地看到了那只丢失了的匣子。

匣子被塞在一个坑洞的洞口,老鼠们一拥而上,三下五除二就把匣子拖了出来飞快地扛起来跑走。

几只体型较大的老鼠妖则两脚站立在洞门口,气势汹汹地叉着腰对着里面吗。吴羌羌一看,哟,这是踢馆来了。

老鼠虽然修炼成精,但他们都没讲人类的话。陆知非想,大概是因为本族的语言骂起妖来比较顺溜。

窝里的影妖怒了,其中一个忿然跳出坑洞内,像个皮球似地乱蹦,依稀有些断续的音节发出来,可就是没有成句的句子。影妖似乎都不会说话,嘴巴都不知道长在哪里。

陆知非好奇地看着,就听“噗”的一声,那只气愤得影妖忽然膨胀开来,从小煤球变成了一个足球般大的大煤球,就像活生生把自己气涨了似的,特别神奇。

大煤球以绝对的体积优势压倒了大老鼠,大老鼠气急,“吱吱吱吱”地骂得更欢了。两妖开始斗法,大煤球蹦到大老鼠身上去弹他,大老鼠伸出爪子企图把它的身体戳破放气。

好一阵激烈。

陆知非眼中满含好奇,“妖怪打架还有这样的?”

“都是最低级的小妖怪,可不就跟小孩儿打架一样么。”商四懒洋洋地倚在窗边。

陆知非回头,“可他们这样互相听得懂对方的意思吗?你以前说你是三界扫盲大队长,难不成两个妖怪吵架的时候各自说各自的语言,你还在旁边给他们翻译?”

商四:“……圆圆你今天问题有点多啊。”

陆知非回答得很诚恳,“知识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这时,太白忽然插话,“骂人,听不懂,摁死!”

太黑也赶紧接上,“主人,摁死!学不会,摁死!统统摁死!”

陆知非眨眨眼,问商四:“是这样吗?”

商四无辜地用大脑袋蹭他的脖子,“我这么善良的人。”

小乔在旁边翻了个优雅的白眼,这时那边的妖怪打架终于快要告一段落。影妖从一个大煤球变成了一个超级大煤球,只比下水道小那么一点点。然后它向大老鼠展开了“惨无妖道”的风火轮式滚动攻击。大老鼠们被追得四散逃跑,跳水的跳水,钻洞的钻洞,完全没有了来时的雄赳赳气昂昂。

但是匣子已经被抬走了。

商四继续翻页,加快时间流速。可这一翻页,就糟糕了。

黄梅雨一连下了大半个月,前面的一段下水道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水漫了起来。影妖的温馨小窝岌岌可危,而吴羌羌没有丝毫防备,就差点被突如其来的水给拍成了落汤鸡。

“四爷你有本事翻得再快一点!”吴羌羌再次开始狂奔,靓丽的长长的尾羽高高翘着,深怕沾到水就不美了。

商四推开窗这样回答她,“我当然有本事啊。”

于是时间的流速更快了,吴羌羌步履如飞,到最后开始飞檐走壁。

住在下水道顶部的蝙蝠母子再度惊讶地看着一只大山鸡从他们面前嗷嗷叫着狂奔而过,对于她们来说,现实世界已经过去很多很多天了,这只鸡真的太能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