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

一大早,书斋就是一派鸡飞狗跳。

商四八点多就被太白太黑吵醒,这让他的心情极度糟糕,赤着脚披着件白纱衣就跑到楼下去。他有个妙招,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跟圆圆讨一个吻。一个不够的话,就要两个。

然而圆圆推着他胸膛不让亲,然后顺手又丢给他一个差事。

商四欲求不满,非常抓狂。小少爷什么的,真是烦死了!

可是商四端着架子黑着脸等着小乔求他的时候,小乔就低下头垂着眼,低沉着嗓音说:“我知道这件事有点麻烦,可那些东西或许是我父母唯一留给我的念想了。”

小少爷多可怜啊,小少爷多让人心疼……个屁啊!

看着陆知非揉着小乔脑袋,温和地让他去玩电脑不要担心的场景,商四气得牙痒痒。尤其是小乔转身看向商四的那个眉梢微挑的表情,让商四恨不得打到他跪下叫爸爸。

可陆知非难道看不出来小乔的小伎俩吗?

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但是又相互制衡,可不就形成这样的局面了么?

陆知非看着商四,说:“小乔难得使点小性子,你就不能惯着他一点?”

“我惯着他,那谁来惯着我啊?”商四问得理直气壮。

“难道你还能撒手不管?”陆知非反问。

商四摸摸鼻子,很无辜,“我就是想让小少爷求我……”

让全天下所有小少爷都向本大爷低头哈哈哈哈,光是想想商四都觉得很有趣、很爽。

陆知非无奈,商四就是个老不修,说再多都是白搭。

“你就不怕瞿先生从坟里爬出来打你?”

“不会的,他的坟都被我掘过了。而且,清衡虽然很有学问,还是个半妖,但论武力,真的很菜。”

瞿先生真的要从坟墓里爬出来打你了哦!

又闹了陆知非一会儿,商四终于正色起来,问小乔要了那张照片看了看,说:“不管怎么说,目标都在上海,准备准备出门吧。”

说到出门,最开心的莫过于太白太黑。因为平时出门的时候无论谁都不带他们一起,他们只能留在书斋无聊地吐泡泡。但是出远门就不一样了,太白太黑如果长时间没有人照顾,可是会寂寞得死掉的呢!

不要问他们商四沉睡的那一百年怎么熬过来的,吐的泡泡连起来都可绕地球一百圈了。

难得的远行,又是寻宝探索之旅,吴羌羌也很兴奋。她忽然又想起上次半途夭折的黄浦江之行,于是跃跃欲试地说要坐船去。

商四瞥了她一眼,“坐船?你是想开着船从天上飞过去么?”

吴羌羌顿时蹙起眉来,苦想了一阵后灵光一现,“不然我们去天津坐船,还可以顺便听场相声!”

陆知非就说:“羌羌姐,你跟四爷上台说会儿话,就比相声还溜了。”

吴羌羌这缺心眼的,还真当陆知非在夸她。

最后还是陆知非拍板,坐飞机去。吴羌羌很伤心,相声是听不成了,连船也没得坐。直到商四答应到了上海之后带她们去坐大游轮,吴羌羌才和太白太黑一起欢呼出声。

隔日,书斋寻宝小分队正式集结完毕,朝上海进发。

出门,下大雨。

飞机遇上了暴雨天,晚点了整整六个小时还没到。

书斋的大大小小们拖着行李箱一字排开站在航站楼的玻璃墙边,看着窗外的阴云沉默无语。良久,陆知非打破了沉默,“我们来掼蛋吧。”

陆知非,掼得一手好蛋。

这全赖于马晏晏同学对这项兼具运气与智慧的运动的情有独钟,而且他觉得相比较“斗地主”、“炸金花”这种俗气的名字,“掼蛋”比较优美。

好不容易雨停了,飞机来了,他们顺利地抵达了上海虹桥机场。结果,崇明的手机突然炸了,震得小乔的手机直接自动关机,只有吴羌羌炫耀似地把自己的索尼伸进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中,仿佛获得了某种特殊的胜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