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

陆知非最近发觉,书斋里的人总是时不时盯着手机,然后在擦肩而过时,交换一个你懂我也懂的眼神。

跟秘密结社似的。

陆知非刚开始没放在心上,倒是吴羌羌撺掇着他开个微·信,再来个微·博。两大社交利器在手,定能驰骋江湖。

陆知非对此不予置评,他qq的最新说说还停留在2012年12月22日的凌晨,传说中世界末日后的那一天。那是陆知非的同学们数次批判陆知非活得像个山顶洞人之后,他不得不采取的活跃手段。

那天他憋了好几个小时,都没想出来他要发什么。然后一看墙上的钟,时针划过十二点,新一天到来。

陆知非忽然想起来,过去的那一天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他看着窗外的繁星,灵感在刹那间迸现。

陆知非:没死

毫无疑问这条说说又遭到了大家的集体批判,但是陆知非已经很满意了。

所以,他为什么还要去下一个微信呢?更一条说说都用尽了他毕生的力气,更一条朋友圈会折寿的。而且他也并不想看马晏晏每天仿佛征婚广告一样的自拍、沈藏每天的恋爱心情日记、吴羌羌排起来可绕电影学院一圈的男朋友,以及唐宝无处不在的小广告。

别问他为什么都知道,他虽然不混江湖,但江湖上有他的传说。

然而世事有变,上次陆知非参加的那个设计大赛结果已经出来了,他得了第二名。老师很为陆知非扼腕,但陆知非自己倒不在意名次。他学这个专业是兴趣使然,只在乎做的衣服好不好看和能不能从中获得乐趣,名利倒是其次。反正,他也不差钱。

但是这次的评委里面有位老先生意外地很欣赏陆知非的作品,所以联系了陆知非的老师,想请陆知非帮他小孙女儿做一件旗袍。陆知非交上去的设计作品里恰好有一件就是旗袍的款式,老先生这也算是别出心裁的支持和勉励了。

做旗袍不是什么难事,对于陆知非来说,这恰恰是他擅长的。

因为陆家老宅隔壁那个胡同里,就住着一位专门做旗袍的老师傅。陆知非以前有空的时候,就会跑去给他打下手,站在小板凳上,铺开一块块各色各样料子,拿着尺子和划粉一本正经地比划。陆知非跟着他学了很久,老师傅的老婆会刺绣,于是陆知非又跟她学了苏绣。

那会儿住在一条街上的其他小朋友还笑话陆知非,不去打球不去玩游戏,净跟着老头老太太学绣花,娘娘腔。有几个混世魔王,还专门跑到裁缝铺门口去调皮捣蛋。

然而小时候的陆知非就已经有了波澜不惊的良好品质,穿着小皮围裙,脖子里挂条软尺,手里拿着针,往门口一站。

他总是有办法让他们相信,他手里的针能变成齐天大圣的金箍棒,一棍把他们打趴下。

言归正传,那位评委虽说是位老先生,可也很赶时髦,关照陆知非让他加微信好友。对方是长辈,陆知非也不好回绝,于是就去下了个微·信。等到陆知非点进他的朋友圈一看,才知道为什么老先生要让他加微·信了。

老先生的朋友圈里,大多都是业内人士,还有些时尚界的大拿。而他发的三条状态里有两条都是小孙女儿的美照,等到时候陆知非做好了衣服,老先生再这么一推送,也算是让他露了一次脸。不会显得很正式,但也别出心裁。

然而陆知非开了微·信没半天,好友申请就排成行。他扫了一遍,没有商四,也没有小乔和星君。

很好,他现在知道谁在背后说过他坏话了。

陆知非不慌不忙地把这三个人从通讯录好友里提溜出来,一个个加过去,备注信息:hgyou

这是陆知非从马晏晏那里新学来的,效果非常好,三个人很快就通过了验证。但陆知非忽然想起另外一茬。

鹿不知:你看得懂英文?

我的圆圆不可能那么可爱:我为什么在这句话里看到了浓浓的怀疑……

我的圆圆不可能那么可爱:我无所不能,babe。

鹿不知:你能生孩子?

我的圆圆不可能那么可爱:……

我的圆圆不可能那么可爱:babe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鹿不知:那你走吧。

我的圆圆不可能那么傲娇:不要。

正窝在新买的懒人沙发上懒散度日的商四坐起来,目光扫过自己的朋友圈,决定来个恶人先告状,转移陆知非的注意力。

我的圆圆不可能那么傲娇:小乔欺负我。

陆知非看着那两个人形马赛克,沉默了一会儿,回复道:你不知道吗,羌羌姐有小乔跟崇明的照片,没化形前的。

我的圆圆不可能那么聪明:

鹿不知:所以你能解释一下你在5月28号晚上11点发的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吗?

我的圆圆不可能那么聪明:就是一张普通的照片。

鹿不知:不,那是一张床·照,我,和你的。所以你是什么时候偷偷跑到我床上去的,这位先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