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开心了,于是也想当一回老师过过瘾。

这对于五人求学组来说,才是真正的噩梦。然后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当你以为一件事情已经非常可怕的时候,更可怕的往往还在后面。

而这种可怕的感觉在求学的最后一天达到了顶峰。

这一天的小乔老师非常不开心,因为在这一个礼拜里,崇明总是早出晚归,还不如没化形的时候陪小乔的时间多。

起因是崇明问商四借了五万块钱,出去做生意去了。无论是谁,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总是千难万难的,时间和精力缺一不可。

崇明总是不见人影,这让一心期盼着他化形的小乔独自生着闷气。可每天崇明回来的时候,都满身疲惫,小乔想跟他生气都生不了。

于是小乔这几天黑云压顶,每天看人的眼神,都让人觉得他随时会拿出他那把大刀来,开着留声机放着歌,优雅地把你切成片。

对此商四很有感触,说:“幸亏我有钱。”

陆知非就好奇了,“如果你没钱呢?”

商四陷入了一阵可疑的沉默,然后说:“我不可能没有钱,绝对不可能。”

陆知非莞尔,以商四这懒散程度,如果他真的没钱,估计就算去抢金库也不会去工作。因为不管是自己当老板还是给人打工,必定要学会看人眼色,而这恰恰是商四永远都不可能去学的。

如果商四去上班,估计第一天就会把老板举起来扔进黄浦江。太惨了。

陆知非于心不忍,于是看着商四的眼睛,说:“没关系,如果你没有钱,我可以养你。”

商四很感动,但是以他对圆圆的了解……他不由一把抱住陆知非,额头抵着额头,眼对着眼,气息全面压迫,“老实告诉我,你刚刚又在想什么?”

“在想你流落街头的时候,我该开什么车去接你。”陆知非往后仰了仰,耳朵发红。

“我要加长林肯。”

“我记得你好像不喜欢这种车?”陆知非疑惑。

商四轻笑着,热气全呵在陆知非脸上。他一只手捏了捏陆知非的腰,声音低沉而暗哑,“但是这车够大啊。”

陆知非瞪他一眼,可靠得如此近的瞪眼毫无威慑力。

商四低头堵住他的嘴,直到他耳朵上的红晕蔓延到脸颊,也不肯罢休。

小乔淡定地从庭院里飘进来,淡定地绕过正在耳鬓厮磨的两人,淡定地打开冰箱发现两个裹着厚厚的棉衣,躲在冰箱里偷吃咖啡果冻的小胖子,然后再淡定地拿了瓶水,砰地把冰箱门一关。

回去的时候,小乔看到两个人还抱在一起,不由怒从中来。他拿出手机卡嚓一声拍下照片,十秒钟p图,三秒钟上传朋友圈。

不是那个小乔:日了狗了

图片上,相拥而立的两个人沐浴在庭院里斜照进来的暮色里,画面美好而温馨。如果忽略掉小乔给他们打的全身马赛克的话。

鹿十:天呐这是什么?!两个阿姆斯特朗回旋阿姆斯特朗炮吗!

胖达:污污的,诶嘿嘿~ps:夏季新款上市啦!换季大酬宾,全场八八折!你们还在等什么!

铿铿羌羌:哈哈哈这不是四爷和知非吗!我一眼就看出来啦!

花木贴贴贴:四爷爷羞羞,我娘说,在单身狗面前这样做是不道德的。

花旗参回复花木贴贴贴:不要拖老娘下水!

妙手黑心白医生回复鹿十:你怎么总是第一个回复?

鹿十回复妙手黑心白医生:山里寂寞啊,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水月:小朋友,胆子很大嘛,我看好你。

星君:善恶自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

南英回复星君:哥,四爷其实对你挺好的。

星君回复南英:乖,哥哥下手会轻一点的。

化作千风:……

水月回复化作千风:哟,这又是哪个新来的小帅哥啊?

林千风看着水月跳戏的话语,不想做任何回应。他的脑子里还在纠结一个问题,那就是——小乔说的“日了狗了”这句话,不对啊。

小乔跟崇明不是一对吗?

崇明的真身不是一只狼狗吗?

林千风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免费小说阅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