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

柳生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建木已经枯萎了,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

这不可能!

“你不相信?不相信的话你大可以自己去看一看。”商四摊手,“这样吧,星君手底下还缺一个勾魂使者,你渡满一百个魂,我就告诉你通往建木的路。还有,到时候你得把沈苍生的字帖一并交出来。”

勾魂使者?柳生愣怔着,没有马上回答。

星君和吴羌羌几人也疑惑地看向商四,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商四自然有他的打算,所以星君没有打岔。

柳生迟疑着,但很快他就做出了决定,“好,我答应你。”

另一边,陆知非正跟南英在书斋聊天,两人琢磨着晚上要煮火锅吃。太白太黑各自坐在茶杯里,拿着小银勺打架。

“呀呀呀呀!”

“哟哦哦哦!”

铛铛铛的金属敲击声中,两个小胖子肥嘟嘟的脸颊都在抖。

南英莞尔,“他们这是干什么呢?”

两个小胖子感情可好了,轻易不打架。陆知非无奈地说:“他们在决定明天早餐吃什么。”

正说着,太白太黑高举勺子,口念咒语,慷慨激昂地来了个最终大对决,“霹咔霹咔蟹黄小笼包!”

“嘿呀嘿呀皮蛋瘦肉粥!”

只见一阵剧烈的波动,吹乱了小胖子的头发,吹倒了……南英刚刚叠的一只千纸鹤。

陆知非笑着把他俩拎起来,“打够了?”

太白太黑不服气地扭动着四肢,他俩从小打到大,次次平局,实在可气。然而陆知非一句话,就让他们把这件事抛诸脑后,开心地冒泡泡。

“冰箱里有咖啡果冻,一人一个,不能多吃。”

太白太黑欢呼着跑走了,南英捧着茶杯,说:“听四爷说,他要重新开张授课了?”

“也不算吧,说是帮朋友的忙,只教一个礼拜。”

“四爷一贯怕麻烦,不过王建国送过来的也不会是庸才,一个礼拜足够了。”南英说着,面向婴儿床的方向,说:“接下来书斋里估计会很热闹,如果忙的话,那两个孩子可以先放在我那儿养。有红英她们在,不需要担心。”

陆知非眼睛一亮,这样的话当然好。南英的小院也没有鬼怪的困扰,两个孩子可以平安长大。不过这事儿还得问过林千风才能决定,陆知非也就没有立刻答应。

南英走了没多久,商四就回来了。陆知非迎出去,就停吴羌羌在问:“为什么不干脆把他抓起来再关回塔里去,或者让他强制转世好了,他等了那么久,也太执着了。最后去建木一看,哎呀妈呀,都枯了,那不得疯啊?”

“这叫徐徐图之,你懂不懂?”商四看着她那榆木脑袋无奈摇头,余光瞥见陆知非,立马抛弃吴羌羌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他面前,“不是说跟马晏晏出去买东西吗,怎么还在家里?”

“刚才南英来了。”陆知非随即又问:“徐徐图之?是为了南英?”

“知我者,圆圆也。柳生那儿说不定会有仙灵水的消息,如果错过这次机会就太可惜了。”

陆知非会意,没有去过昆仑山山洞的吴羌羌却仍然一头雾水。什么仙灵水?他们在说什么呢?

然而商四并不想专门给她解释,他现在只想跟他的圆圆在一起。

于是吴羌羌看着商四死不要脸地双手搭在陆知非肩上,半搂着把人带进厨房,然后哄着陆知非说他饿了。然后在陆知非切豆腐的时候趁机吃他豆腐,简直没眼看。

吴羌羌觉得这个家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怒而出走,她决定要去烫个头,然后把头发染成紫色。

翌日,王建国就把他口中的“崽子们”送到了书斋。五个人一水儿的正装,全是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随便哪个放到外面都是社会精英。

可落到商四手里,这群人就是文盲,妖怪文特么写得比陆知非还丑。

当然这最后一句可千万不能说出来。

反正书斋接下来的一周里,天天能听到商四大魔王冷酷无情地训斥声,以及各种法术施放失败的乱七八糟的声音。

五个学生每天被商四翻来覆去地折腾,每天最盼望的就是陆知非回来的时间。上一刻还冷酷无情没有人性的大魔王,下一刻就会变成和颜悦色的好老师。

但其实商四从不在陆知非面前装什么纯良,但他为什么这一次那么在意呢?因为他教导那几个人的画面,让陆知非想起了某些不愉快的回忆。

比如商四嫌弃他的字丑。

比如商四嘲笑他的字丑。

比如商四嫌弃以及嘲笑他的字丑。

当初的商四对陆知非,可没有半点儿手下留情。所以说,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完。

但是五人很快就发现,陆知非也不管用了。因为走了一个商四大魔王,又来一个小乔。小乔在周三的月考中,终于一雪前耻,考到了全班第六名。从倒数第六到正数第六,这个跨度可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只要假以时日,霸占年级第一不是问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