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本只是去找沈苍生,但是无意中发现了你们,所以暗中观察了一阵子。”柳生如实相告。

星君却沉声:“你既然已经从塔里逃了出来,为什么不继续逃?”

吴羌羌也好奇着呢,“你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闻言,柳生陷入了一阵沉默。其他人正好奇地等着他的答案呢,就见他忽然抬起了自己的爪子,露出梅花状的粉色肉垫,问:“你们觉得,一只猫能做什么?”

一只黑猫,严肃地坐在咖啡馆的桌子上问这个问题,实在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吴羌羌听四爷说柳生以前跟着一个道士学艺,于是她又忍不住想象了一下一只黑猫背着剑捏法诀跟人决斗的样子,就忍不住笑出来,“哈哈哈哈哈……”

“嗳,有点礼貌。”商四敲敲桌子,然后一脸真诚地看向柳生,说:“你可以靠卖萌取胜啊。”

柳生:你们开心就好。

小乔瞥了他们一眼,放下咖啡杯,说道:“所以,你是从塔里出来的时候,意外进入到了一只黑猫的体内,因此丧失了你原有的能力?”

柳生无奈地点头,这事儿说来也巧,他那天算准了时机从塔里出去,然而就在他找准目标目标准备夺舍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那个夺舍目标是一个在路边心脏病发的年轻男人,还有三秒就要死亡。柳生一鼓作气冲向他,却引起了反弹。这本来是不应该发生的情况,因为这个死掉的人只是个普通人而已,然而柳生又试了一次,确定有一股力量在护着这个人。

那是一股奇异的力量,似乎……来自于沉睡地底的某个大阵,它对柳生起了反应!

柳生一面担忧一面警惕着,与此同时,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他不及时找到宿体,他马上就会魂飞魄散!

好巧不巧,旁边的垃圾桶里有一只刚刚死掉的猫。于是柳生咬咬牙,进了猫的身体里。可是问题接踵而至。

柳生的一身修为直接减了七成,他其实原本也做好了从头开始的准备,可一只猫能活多少年?恐怕没等他炼出个什么名堂来,他就又死了。

而身为一只猫,他没办法拔剑,甚至还要面对人类的调戏。但是没关系,柳生还可以去找沈苍生,这是他给自己预留的一条后路。

可是沈苍生身边忽然多了很多人和妖怪,其中的几个恰恰是柳生惹不起的。沈苍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根本不懂七情六欲、信义、朋友或其他,有这些人在,他还会帮自己吗?柳生不敢确信。

他感觉老天爷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他在塔里饱受业火折磨,不知岁月流逝,可当他终于熬出头的时候,却功亏一篑。

在作为一只猫四处调查的时候,柳生从妖怪们嘴里知道,城里确实有一座大阵,而布阵的人恰恰就是沈苍生身边的那个商四。

商四是谁?

柳生想起来了,他是那个一笔差点戳死沈苍生的人。

难道这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么?柳生想。

于是他干脆现身,引商四来找,用主动来换取最后一丝机会。

“说说吧,你主动现身,甚至抛出沈苍生这个诱饵,想要什么?”商四问。

“我想找到建木。”柳生看着商四,语气坚决,“我在塔里的世界找了很久,传说那里有通往建木的路,但是它已经被堵死了。”

商四挑眉,轻佻地笑着,反问:“既然地底的路已经被堵死了,你凭什么认为人间的路没有被堵死呢?神已经消亡了,神治的时代过去,连通天地人神的通道自然就会关闭。”

“但通道既然存在,就一定有再开的办法。”柳生半步不让。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日行一善可不是我的风格。”商四说。

柳生说:“我可以把沈苍生的那本字帖给你。”

商四摇头,“就算没有字帖,沈苍生在我手上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而且,你以前做的那些事,以为我不知道?”

“那些被我杀了的人,难道不该死吗?”柳生沉声反驳。

“那你师父呢?他也该死吗?”

柳生一怔,没想到他连这个都知道。那张日思夜想、没有一刻忘记过的脸随即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那眼神里的失望、痛苦,仿佛又一次将柳生拖入那个噩梦里。

“是他发现了我的秘密,是他要杀我!”柳生的声音压抑,碧色的眸子仿佛蒙上一层阴霾,“我不得不反抗,如果不是这样,我根本不会杀他。”

但随即,柳生又忽然恢复了平静。小乔敏锐地看过去,他干肯定,如果此刻柳生还以人的面目示人的话,他一定是面带微笑的。

柳生继续说:“所以我想方设法地想要见到他,复活他,弥补我犯下的过错,这难道不对吗?”

小乔忽然来了兴致,问:“可即使他活过来了,也依旧不会赞同你的做法,他依旧会杀你,到那个时候,你要怎么办呢?”

“那是之后的事情。”柳生说。

闻言,小乔又看向星君,“那个师父,没有去转世投胎吗?”

已经转世的人,是没办法再复活的,因为灵魂都已经不在了。星君摇头,“没有,天地间也没有他的灵魂波动。”

小乔随即就笑了,推了推眼镜,对柳生说:“看来你师父很了解你,宁愿魂飞魄散,也不给你留一丝机会。”

锋利的指甲刺进桌面,柳生的猫眼紧盯着小乔,语气坚定,“我师父是位得道真人,他死后会去往天界。只要找到建木,我就一定能找到他。”

柳生一直这样坚信着,过去的那么多年里他一直这样告诉自己。只要找到建木,就能再见到采薇。他只想证明自己是对的,可那个人为什么到死都不肯理解他?

世俗教条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遭受欺凌为何不能反抗?那些人明明就该死!活着也是危害别人,为什么不能杀?!

然而商四却叹了一口气,说:“但很可惜,建木已经枯萎了。”

☆免费小说阅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