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

如何抓一只猫?商四有妙招。

比如给它挖一个坑,或者给它套一张网,但说到底这些都是暴力手段,有损于商四大魔王以理服人的威名。

于是商四特地把星君从塔里叫来,查到了那只黑猫的老妈,然后又叫影妖们去搜集猫毛,团成一个毛线球。

散发着老妈气味的毛线球,对于猫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然而黑猫不是普通的猫,所以当毛线球滚到他脚边的时候,他……定格了。

已经暴露了吗?对方知道他的身份了吗?这些都暂时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他现在只想问——对方居然企图用毛线球来俘虏他,是不是在侮辱他的人格?

“我就说不行嘛,你看他根本不为所动。”不远的屋顶上,吴羌羌从屋脊后探出一个头来。

“别吵吵,他只是在克制而已。”商四板下脸来。

星君也板下脸来,“你是不是活得太无聊了,一大清早过来逗猫?”

商四反问:“那你一大清早过来陪我逗猫,你岂不是比我还无聊?”

“你有病。”

“你才有病。”

幼稚园级别的斗嘴又开始了,吴羌羌赶忙提醒,“那只猫要走了!”

商四看过去,就见黑猫翘着尾巴嫌弃地绕过了毛线团,优雅又矜持地走了。商四随即甩了一道法力过去,那毛线团便又滴溜溜滚到了黑猫前面,阻挡他的去路。

黑猫:“……”

“他又绕过去了,不屑一顾啊!”吴羌羌播报。

商四横了她一眼,非常不信邪地又把毛线团扔了过去。

黑猫:“……”

“啊,他伸爪子好敷衍地碰了一下,然后又绕过去了!哇,真的好敷衍……”吴羌羌再度播报。

商四怒了,然后星君严肃地道:“换逗猫棒试试。”

星君是个有猫人士,商四勉为其难地听从他的意见,然后扔了一大堆狗尾巴草过去。星君怒了,“你下狗尾巴雨呢!”

商四说:“一根根扔太麻烦了。”

“那万一他都不喜欢怎么办?”吴羌羌弱弱地问。

“打他。”这两个字商四说得格外斩钉截铁。

黑猫:“……”

“他好像转过头来在看我们。”吴羌羌说。

这时小乔和崇明终于吃完早餐过来,小乔扫了那只黑猫一眼,又抬头看了看屋顶上的三人组,说:“你们怎么还没搞定?”

“不如坐下来谈谈?”黑猫忽然开口了。

商四一个眨眼就出现在他面前,“我拒绝。”

“那你想怎么样?”黑猫仰头看他。

商四挑眉,“你先玩一个小时的毛线团,我再考虑要不要跟你说话。”

黑猫:“……”

星君觉得自己真的有病,一大早过来看商四逼一只猫玩毛线团,有病,真的有病。

吴羌羌也觉得很神奇,预想中大打出手的场面并没有发生呢。但四爷的恶趣味真是与日俱增,回去一定要跟知非打小报告。

十分钟后,五人到了附近一家客人不多但格调甚高的咖啡店,挑了个不易被人看到的角落坐下。

四个人,一只猫,外加一个毛线团。

被逼着玩一个毛线团是屈辱的,尤其是当你面前摆着一杯猫屎咖啡的时候。黑猫的内心起了球,他想:这是逼他吃同类的屎吗?

然而商四还一脸催促和好奇地盯着他,“快喝啊。”

黑猫伸爪子把咖啡推远了一点,开门见山:“我知道沈苍生的那本书在哪儿。”

吴羌羌惊讶,沈苍生。这只猫果然不简单啊,连沈苍生都知道,她一开始还以为四爷只是忽然想养只猫了呢。

商四却勾起嘴角一点也不惊讶的样子,往椅背上一靠,又恢复了在书斋时的懒散样子,说:“我还以为你可以憋更久呢,柳生小朋友。”

这回轮到黑猫惊讶了,“你认识我?”

“我当然认识你。”商四神秘一笑,吴羌羌赶紧拍马屁,“那是当然咯,我们四爷无所不知!”

可柳生不笨,随即就想通了。沈苍生现在既然在商四身边,那么商四一定调查过他,会查到自己头上也无可厚非。而商四去书里见他,并没有破坏书中的世界,也没有改变原来的历史,所以真正的柳生是不知道的。

“四爷既然知道我,那肯定也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黑猫的脸上露出郑重。吴羌羌还觉着好奇,明明只是一只猫,还能看出郑重来。

“你最近一直在观察我?”商四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