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

意外的相逢总能衍生出新的故事,交个朋友,或开启一段新的旅程。

胖警官陪着儿子说了会儿话之后,就把钱果留给了陆知非,自己跟商四到了住院部顶楼的天台上,迎着风来点男人间的对话。

这里既没有串可撸,没有酒可喝,那就来根烟。

然而商四夹着那根中华,颇为嫌弃,“你们现在抽烟,就是不讲究。”

胖警官倒不觉得冒犯,他商四的样子,莫名觉得他就该是一个拿着细长又精致的烟杆,抽上好烟叶的人物,这感觉没来由,但忒真实。胖警官一笑,“现在就是图个方便。”

说着,胖警官拿出打火机给两人点上,随即深吸一口,舒爽地吐出一口薄雾,“那几个港城人都抓回去了,罪名是聚众闹事,别的也没什么。”

“本来就没什么,都一群小孩儿瞎闹。”商四说。

胖警官一怔,看来商四这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转念一想,也对,这事儿闹大了对林千风和那个乔枫眠也不好。更何况,这件事内里的那些弯弯道道,还真不是能讲出来的。

说出去,谁信呢?

“这件事……到此为止了?”胖警官问。

“到此为止了。”

“那就好。”上头直接发了话,胖警官就知道这事儿已经远远超出他所在的这个层面了。能把事态压缩在最小范围内解决事情,是最好的。

商四却笑问:“你不再问问?”

可问什么呢?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也越多。胖警官摸了把头顶的板寸,说:“我做警·察呢,遇事不能含糊,但做人要难得糊涂。”

“有理。”商四赞同。

两人又聊了几句,胖警官的手机又滴滴滴响起来。胖警官不好意思地跟商四说声抱歉,接通电话,没讲几句,眼神中就迸出惊喜。

他连忙放下手机,对商四说:“林平安和林平遥找到了。”

“嗯,钱警官去忙吧。”商四微微一笑,“不过还有便利店的事,还请警官多多关照。”

“商先生放心,大黄这份恩情我一辈子都记得。”

“慢走。”

胖警官急匆匆走了,也不知道下楼的时候有没有时间再去看钱果一眼。商四看着他的背影,拿出自己的手机来扫了眼刚刚收到的一条短信。

钱缝儿:刚才我在钱警官身上也感觉到了那只鬼的气息,我猜测那鬼是从钱警官那里转移到钱果身上的。钱警官最近一直在查案,那只鬼,恐怕是林家人的手笔。

商四微微眯起眼,这样一来,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最有可能下手的人是林巧,因为她跟胖警官接触过。而她被罗刹镜照过后,就与手下的鬼断了联系,那鬼重获自由,所以就有了自己的思维。

很多事情都可以验证一个道理——无巧不成书。

他夹起烟凑到嘴边,兴致来了就想吸一口。可是脑海中陆知非的脸一闪而过,他又顿住,看着香烟无奈失笑。他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编辑文字发送朋友圈,然后指尖燃起一簇黑色的火瞬间把香烟毁尸灭迹。

我的圆圆不可能那么可爱:圆圆不喜欢烟味

商四边走边点开来看评论,他的朋友圈评论总是特别多,因为没有哪个妖怪敢假装没看到他的动态,除非他们在接下来的二十四个小时内不再使用微·信这一社交工具。

然而不幸的是,妖界里的大部分妖怪都是网瘾少年。

鹿十:嘿嘿嘿。

胖达:四爷你熊的!省下烟钱来我这里买衣服吧!四姑奶奶一定会喜欢的!周年店庆,全场八八折啊!

水月:日狗,能不能不要每天发狗粮?艹

星君:

妙手黑心白医生回复星君:星君你为何如此暴躁,来搓麻将么,三缺一。

星君回复妙手黑心白医生:滚。

南英:吸烟有害身体健康。

花旗参:秀恩爱遭雷劈,今天不劈明天也得劈,三十六个小周天一起劈。

金哥回复花旗参:阿花娘,怎么又那么暴躁?

铿铿羌羌:我要去给知非打小报告!

沈藏藏藏:…………

看完评论,商四心情愉悦,他的快乐一向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刚回到钱果的病房,外面就真的开始打雷下雨了。商四看着骤暗的天,刚得来的好心情又去了大半。他看着那雷云,总觉得下一刻就会有只孙猴子从里面冲出来,一棒搅个天昏地暗。

钱果窝在被子里怯生生地看着闪电,有点怕。

陆知非帮他掖了掖被角,转头对商四说:“把窗帘拉上。”

“不,我要看它怎么劈死我。”商四是个倔强的老不死,他从不向天道屈服。说时迟那时快,天上忽然降下一道又粗又长的闪电,银龙飞舞一般劈裂了雷云,震得人耳膜都要爆炸。

钱果吓得一下子抱住了陆知非的胳膊,瘪着嘴忍着,才没哭出来。

商四在玻璃上看到了,转身靠在窗沿上,微抬着下巴看着钱果,说:“男子汉大丈夫,一点点打雷闪电怕什么?”

钱果不作声,看着商四背后又是一阵电闪雷鸣,真的很可怕啊!

商四敲敲玻璃,循循善诱,“你知道为什么要打雷闪电吗?”

“不、不知道……”钱果小声回答。

“那是因为玉帝老儿连不上wifi了啊!”商四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天庭隔三差五就要断网,雷公拉的网线他妈烂透了。玉帝看不了电视剧抽不了ssr,所以只好左劈一道雷又劈一道闪电,来连人间的网啊。”

“真的吗?”钱果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一时间窗外的场景都染上了魔幻色彩,让他连害怕都忘记了。

“花木贴没有告诉过你吗?我从来不说假话。”商四一脸严肃。

钱果一听花木贴的名字,原本只信了五分,现在信了十成十。他看着商四的眼神,充满了崇拜。

商四觉得自己的好心情又回来了,嘴角勾起,笑得蔫坏。

陆知非听着这一大一小的对话恍惚间觉得自己回到了幼稚园,然后用一只手身残志坚地继续削苹果,并不想加入他们的行列。

商四没人管,于是更加没个正形。过一会儿趁着陆知非去外面打热水,他就把钱果抱到窗台上,单手护在他背后,两个人一起趴在窗前看打雷。

钱果整张脸都贴在玻璃上,有些担忧,“还没连上吗?”

“闪电劈歪了。”

过了一分钟。

“还没连上吗?”

“连错了,连了阎王的网,太远了,信号不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