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四终于来了丝兴致,挑眉,“然后呢?你卖给他了?”

“我哪敢不卖啊!”唐宝哭丧着脸,“万一对方真的是鬼怎么办?哎哟喂这年头连鬼都会上淘宝网购了,还跟我说么么哒卖萌,还能不能好了,你们说我要是有一件衣服不合他们的心意,他们给我打差评我都没地方说理去啊。你们说我堂堂国宝,为什么要这么惨,动物园里的老王下次肯定又要嘲笑我了,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宝生还有什么指望……”

唐宝声音悲怆,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于是商四说:“哦,那你去死啊。”

唐宝这下是真的伤心了,天理何在!宝宝何辜啊!日他的仙人板板!

其实刚才商四是学的陆知非的语气,那一声“哦”他自忖学了有七八分像。

他看向陆知非,但陆知非对此不予置评,只对唐宝说:“如果你少吃点糖,或许你的牙齿会活得比较久。”

“不要再说我的蛀牙了!蛀牙也是有尊严的!”唐宝跳脚了。

陆知非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哦。”

这好像是对商四这位拙劣模仿者的嘲笑。

商四微笑,他决定待会儿改试卷的时候即使陆知非全部答对,他也要扣陆知非六十一分的卷面分。

现在的少年郎,一点都不尊师重教。

“你们到底帮不帮我嘛。”唐宝眼巴巴地问,“那个快递小哥死都不肯帮我再送东西过去了,我自己可不敢去啊。”

沈藏有些迷糊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商四说:“既然有妖,为什么不能有鬼?不然星君岂不是要失业了?”

沈藏不知道星君是谁,但在书斋生活的日子告诉他一个道理,还是不要多问比较好,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才能活得长长久久。

“要送的衣服带来了吗?”商四问。

“带来了带来了!”唐宝连忙点头,转身从后面拖出一个包裹来,“你们看,三件衣服,一件男装两件女装,都是爆款。”

大家都看过去,陆知非却不由自主地皱起眉,“两女一男……”

说到死人,说到鬼,这个人员配比忽然让他想起件事情来。

商四见他皱眉,就问:“怎么了?”

“前段时间大学城里出了桩命案,有三个学生溺水死了,正好是两女一男。”

“这么巧?”唐宝惊讶。

“就是这么巧。”商四忽然笑起来,“我也忽然想起些事情来,你说的那个鬼宅的地址,从前是个戏园子,叫初华大戏园,我还在那儿看过《穆桂英挂帅》。”

“那可真是巧啊!”唐宝顿时来劲了,“四爷您要不去故地重游一下?”

“好啊。”商四出乎意料地爽快。

唐宝喜上眉梢,“那这包衣服就交给四爷啦,感恩!”

于是半个小时后,学会感恩的唐宝独自站在鬼宅前,欲哭无泪。后面商四、陆知非、沈藏还有太白太黑在对街排排站,一个个对插着衣袖看着他,像北京城里墙根下晒太阳的老大爷。

“你们能不能过来点啊?”唐宝有些怂。

商四朝他挥挥手,“要勇敢啊。”

勇敢你妹。

唐宝深吸一口气,“有人吗?你的快递到了!”

话音回荡在空荡荡的老街上,像水晕一般扩散。漆黑的夜里,有树叶在沙沙响,依稀还有风穿过破旧窗户的声音,有时像是低声的呜咽,有时又像是指甲刮过黑板的声音。

而除此之外,四周再没有别的声响。

没有回答,没有说话声,更别提相隔一个街区后繁华都市的喧嚣。

唐宝觉得自己心里凉飕飕的,忽然,“叮咚!”一声突然窜出,吓得他一个激灵。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那是旺旺的声音,连忙打开来一看。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只见那个鬼宅顾客给他发来了一条最新消息:收到快递啦,衣服很好看,下次还来光顾,么么哒~

然后唐宝几乎下意识地翻出最新的顾客评价,一条五星好评赫然在一秒前刷出,可是快递还在他手上啊!

唐宝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然而就在这时,一点火光自他眼前升起,他忙不迭把手里的包裹扔出去,就见那包裹刹那间被火舌包围,还没等落地,就烧了个干干净净,连一丝灰烬也没有。

“妈个鸡啊!”唐宝一退三步远,差点没把持住现出原形。

而就在他话音落下之时,他隐约听见有姑娘咯咯的笑声在空气中萦绕。就像人类的文章里说的那样,银铃般的笑声!

他妈的很恐怖啊!人类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比喻!吓死宝宝了!

“四爷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唐宝拔腿就往回跑,可是他怎么跑,感觉都离他们好远的样子。可是明明……明明他已经跑得气喘吁吁了啊!

这条街有那么宽?!

唐宝这样想着,脚下忽然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砰一声烟雾爆发的轻响后,一只圆滚滚的熊猫一脸懵逼地坐在地上,抬头,就见前方彬彬有礼的绅士搀扶着娇俏的小姐从黄包车上下来,珠光宝气的夫人踩着婀娜的步伐带来一阵香气,路旁亮起了霓虹,照着墙根下正在等待生意的车夫。

他僵硬地抬起脖子,看了看光鲜门庭上的大字——初华大戏园。

☆免费小说阅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