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声惊叫,刺破云霄。唐宝忙不迭就要下车,结果竟然看到那骷髅车夫脸上露出一丝受伤的表情,见了鬼了,一个骷髅也有表情。

那就更不能待了啊!

唐宝一骨碌滚下车,就在这时,他的后脖颈被人一把拎住,顿时遍体生寒,“放开我!放开我!老子可是国宝!”

“口气挺大啊。”

咦?这声音怎么有些耳熟?唐宝霍然回头,就见商四在后面挑着眉看他,还有陆知非还有沈藏。再一回头,什么骷髅车夫、大戏园子,都不见了,四周黑漆漆一片,只有那鬼宅依旧矗立在那里。

“我回来了!”唐宝喜极而泣。

商四问:“你刚才在那边看见什么了?”

唐宝赶忙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你们不知道,刚才那一切跟真的一样!”

“生人勿进,看来只有拿到票才能进去看一看了。”商四望向鬼宅的方向,微微眯起的双眼里,仿佛倒映着刚才唐宝亲眼见过的霓虹。

“你想进去看?”陆知非问。

“一帮游离人世的鬼魂在这里搭台唱戏,你不觉得很有趣吗?”商四嘴角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而且,刚才那首曲子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

商四说要去看戏,那就是一定要去看的,只不过不是今天。

鬼界难开,一行人先回了书斋,然后商四叫来两个小煤球,问了问鬼宅的情况。

“那儿每到月半,鬼气就会变得很重,所以我们一般都不太靠近那边。”小煤球回答着,“不过一直也没听说那里闹出过什么事,所以也没人去管。”

月半?商四看了眼窗外的满月,确实是月半了。

这时,东风快递来了。

“四爷,你的快递。”他从窗户里跳进来,取出一个文件夹放在桌子上。

商四麻利拆开,看了一眼,随即递给沈藏,“你的。”

“我的?”沈藏看了一眼,只见那文件袋里装的都是身份资料,包括身份证、户口本、护照以及各种相关文件。沈藏喜出望外,连忙道谢。

商四摆摆手,对东风说:“你再让他帮我查一下春生路27号那栋宅子的相关资料,我有急用。”

“包在我身上!”东风拍拍胸脯,然后立马变身飞走。

陆知非正好端着牛奶从厨房出来,听到他们的谈话,不禁问:“那位故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故人毕竟是故人,若他死后仍困于那个地方,无法转世投胎,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商四接过陆知非递过来的牛奶,皱皱眉,“为什么是牛奶?”

“晚上喝茶不好。”

商四皱了皱鼻子,很勉强地喝了一口,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诶,你怎么还在这儿?”

“你不希望我在这儿吗?”陆知非反问。可这话一出口,他自己也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问。

那厢商四却已经耸耸肩,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快十点了,今晚你就住这儿吧。”

陆知非还没答话,旁边正在喝牛奶的两个小胖子霍然抬起头来,点头如捣蒜,“好啊好啊好啊!”

商四看着他们嘴边的一圈奶渍,忍俊不禁。

陆知非也就没再推辞,顺理成章地住了下来。

客房还是那间客房,还是几天前陆知非住过的那个模样,一点都没动过。浴室是公用的,商四是个爱享受的主,醒来之后嫌原来的浴室太小,所以在自己房间隔壁弄了个大浴室,光是浴池就占了大半的面积,像个小池塘。里面还每日都燃着不知道什么香,薄雾缭绕宛如仙境。

此时太白太黑正骑着小黄鸭在浴池里划水,对于他们来说,眼前这片浴池就已经是碧波海了,足够他们乘风破浪。

“冲啊——”

而陆知非呢?

他正靠在浴池边上,反复思考刚才的那个问题。

到底为什么要那么问呢?

他想着想着,就有些犯困。抬手看了看已经有些发皱的皮肤,便叫两个小胖子上岸。小胖子还意犹未尽,但贵在听话,游到岸边排排站好,害羞又扭捏地捂着自己的小黑黑和小白白,低头看自己白白胖胖的脚趾。

陆知非一边忍着笑一边给他们擦水,擦完了,他才从浴池里爬起来,裹上浴巾。

然而这时,后面忽然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你们到底洗好了没有?”

那声音太熟悉,陆知非回头,就见商四盘坐在浴池对面,一脸百无聊赖地支着下巴,说:“我都等了快半个小时了。”

陆知非僵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问:“好看吗?”

商四回忆了一下,中肯地评价道:“还可以。”

陆知非神色平静,忽然问:“你有尺子吗?”

商四愣了一下,答案脱口而出,“没有啊。”

“哦,你无耻啊。”陆知非云淡风轻地扫了他一眼,然后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抄起两个小胖子开门就走。

他的房间就在浴室的另一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