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长脾气了啊。”商四说。

“关你屁事。”陆知非冷冷地回了他一句。

两个小胖子也转过头来,“哼,陆陆说关你屁事!”

商四挑眉,这两个熊孩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然而就在这时,一缕飘渺如轻烟般的声音从远处幽幽传来。

说是从远处也不对,那声音若隐若现,好像从很远传来,又好像就在这里,就在他们身边。那声音像是女人的声音,又好像偏中性,咿呀婉转像是在唱戏。可在废弃的鬼宅里听到唱戏声本就是件很恐怖的声音,更何况这声音忽近忽远,忽起一个转折,那声音就突然高亢。

高亢之后又陡然一个回落,而后一声悠长的长调,像是经历了那段特殊岁月的洗礼,又被装进过老旧的留声机。在人世间游荡已久的鬼魂轻轻放下唱针,于是所有藏在那声长调里的悲伤、苦痛都萦绕在这间被时光抛弃的屋子里,静静发酵,扼住了来客的喉咙。

所有人顿时安静下来,有如芒刺在背。静悄悄的屋子里,只剩下那若隐若现的声音和他们的呼吸声,以及,小胖子的打嗝声。

“嗝。”

“嗝。”

……

一紧张就会打嗝,怎么办?太白太黑欲哭无泪,然而商四却无暇理会这突兀的打嗝声,他在仔细听。

“非是我临国难……不问,见帅印又勾起……多少前情……”幽幽的唱戏声,断续的词句,逐渐在商四脑海中勾勒出一副久远的画面。

四根红柱撑起舞台,帘门掀起,花旦出场,水袖一甩,二胡、弦子、唢呐各种乐器汇成一片海,迎来满堂喝彩。

“《穆桂英挂帅》。”商四听见了,那唱腔中隐约夹杂着的喝彩声以及乐声。

“可这声音是从哪儿来的?”陆知非胆子大,思维还足够清晰,“从那个鬼界里?”

“恐怕是的,那个鬼界里应该还是初华大戏园的光景。”商四说道。

而与此同时,唐宝两条腿走路,慢慢慢慢磨蹭到戏园正门口。这里太奇怪了,他有些不安,但是周围人却对忽然出现的熊猫好像无动于衷。

更令他诧异的是,那些走近戏园子的人里,不光有民国时期珠光宝气的贵太太,还有穿着黄色连衣裙的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

时空好像错乱了,中西、古今全部混杂在一起,可没有人对此表露出任何诧异。除了唐宝。

唐宝原本想调头就跑的,可是除了戏园子这里灯光璀璨外,其他地方都黑漆漆一片。唐宝想起刚才他怎么都跑不过那条街的情景,明智地没有去尝试。

可现在怎么办呢?

难道要跟着他们一起进去看戏?

唐宝磨磨蹭蹭地跟着人群移动,看是到了门口,却发现那边挂着一个牌子——生人勿入。

什么意思?生人是指活着的人还是陌生人?所以所人类为什么总要造这种模棱两可的词?唐宝第一千两百十八次在心里吐着槽,然后低下头企图蒙混过关。

然而在门口检票的小厮一眼就看到了他黑白相间的肥胖身躯,掐着嗓子喊道:“喂,那个谁,你的票呢?”

“票?什么票?”唐宝抬起头来装傻,哆嗦着卖了个萌。然而他又忽然想起这个大戏园存在的时候,熊猫好像还没有被奉为国宝。

歹势。

“没票不能进场啊。”果然,小厮过来赶他了,“走走走,一边儿待着去,不要妨碍别人进场。”

那你至少告诉我怎么回去啊!我告诉你你这样对国宝会受到全国人民唾弃的!唐宝第一千两百一十九次在心里吐着槽,然后生活告诉我们,只要你不放弃,总会遇见希望。

“啊!是滚滚!”

“真的是滚滚啊!天呐好可爱!”

突如其来的惊叹让唐宝快速回神,他一抬头,就看到两个穿着花裙子的女生站在他面前,特别兴奋特别娇羞地小声尖叫,还不断伸手想来摸他。

然而唐宝却感觉一股凉意从他的大屁股里窜上头顶,妈呀,这两个女生身上穿的衣服,不就是他卖出去的那几件吗!

他幡然醒悟,这些都是鬼!全是鬼啊!

唐宝下意识地往后退,可是姑娘的手已经摸到了他的头顶,眼睛里亮晶晶的,“哇!软软的!是真的啊!”

唐宝浑身僵硬,他被包围了。愈来愈多穿着现代服装的人看过来,然后围过来,欣赏一只野生大熊猫。

虽然万众瞩目的感觉很好,可这些都是鬼啊!唐宝虽然是个妖怪,可只是个天赋技能为卖萌和吃吃吃的妖怪,哪儿捉得了鬼。

就在这时,他的余光瞥见一辆黄包车路过,他赶紧用上吃奶的劲儿从人群里钻出去,坐上那辆车,“师傅快走!”

师傅回过头,苍白的骷髅脸上两排牙齿咔哒咔哒碰了两下,似乎在说:好啊。

☆免费小说阅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