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

唐宝抬头看到戏园招牌的那一刹那,惊呼声在街对面响起。

“不见了!不见了!”太白太黑一蹦三尺高。

陆知非也不由惊诧,他刚刚看到唐宝向他们跑过来,可一个眨眼,人就不见了。他不由看向商四,“怎么回事?”

“鬼界。”商四上前几步站到那鬼宅门前,抬头看了一眼阴森的房子,“鬼界是指阴气过重后自然形成的一个结界,将人与鬼分割开来。一般来说,是很难形成的,而活人一旦踏入,就像入了某种幻境,一时半会儿难以挣脱。”

“那现在怎么办?”陆知非微微蹙眉。

“放心吧,唐宝是只熊猫,呼吸天地灵气,又受万民宠爱,福气大得很。鬼只会怕他,不会拿他怎么样。”商四说着,抬手敲了敲鬼宅黑色的木门。

“有人吗?”商四问。

黑漆漆的鬼宅一点灯火也无,当然不会有人回答。可明明知道里面没人,还要敲门,这画面就有点诡异了。

沈藏跟在后面,心里毛毛的,“鬼会应门?”

“叩问,这是礼貌。”商四解释着,随即用手推了推,发现门是锁着的。这是扇老旧的木门,很高很大,门上两个铜质的门环,看上去也有些年头了。但这当然不是当初那个戏园子,戏园子应该是出于某种原因被推倒了,而后又重新造了这栋宅子。

商四将右手抵在门上,黑夜里他的衣衫无风自动。沈藏看得惊奇,就见商四黑色的大袖衫上忽然浮现出金色的绣纹。

那是一只造型很奇特的神兽,头部有点像麒麟,可偏偏身体上像背着个螺蚌。那金色的纹路在变幻着,看起来就像是那个神兽伸了个懒腰,栩栩如生。

商四手腕一抖,“去。”

那神兽才不情不愿地跑到他的衣袖上,而后又顺着商四的手跑到门上,低头嗅了嗅咬着门环的兽头,露出一丝嫌弃的表情。

至于它是嫌弃那兽头破旧,还是嫌弃它脏,其余人就不得而知了。只是沈藏看着这一切,觉得神奇极了,再转头看到陆知非,陆知非却很淡定,好像见怪不怪,那两个坐在他肩膀上的小胖妖怪还朝门上那神兽挤眉弄眼做鬼脸。

有点幸灾乐祸。

“开门。”商四道。

太白太黑赶紧接腔,摇晃着两条小粗腿儿,狐假虎威,“开门啊,图图!不要偷懒!”

图图?沈藏不由看向那神兽,就见它非常人性化地翻了个白眼,而后一溜烟蹿进了那个兽头里。下一秒,那兽头就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一声绵长幽怨的吱呀声中,门开了。

“好好在这儿看门。”商四摸了摸那兽头的脑门,随即大步走进去。

陆知非随后,两个小胖子依旧做着搞笑的鬼脸,“好好看门呀,图图!不带你玩儿!”

门环叮当作响,图图表达着自己的不屑。

走到鬼宅里面,两个小胖子才感觉到害怕来。

经年无人光顾的房屋里满是腐朽的味道,阴冷,且充满湿气。随意呼吸一口空气,都觉得喉咙里满是积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灰尘。陆知非下意识地用衣袖遮住口鼻,而后,屋子里就亮起了烛火。

商四的指尖燃起黑色的火,点在蜡烛上,黑色便转为最正常的红色,照亮一方天地。陆知非这才看清楚这鬼宅的原貌。

看屋子里的摆设,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风格,家具上没有盖白布,都蒙了厚厚的一层灰。一楼和二楼是贯通的,站在一楼大厅里往上看,就能看到二楼墙上挂着的硕大的一幅油画。

那是一张全家福,幽暗的烛火下,那些人的脸显得有些模糊,也有点可怖。就好像几个人站在二楼的阴影里静静地看着你,乍一对上眼,把太白太黑吓了一跳。

“陆陆!”两个小胖子一左一右抱住了陆知非的耳朵,像两个大耳环似的。然而就在这时,他们明显感觉到身后有一股阴风刮过,冷飕飕地,直往他们脖子里钻。两个小胖子本来胆子就不大,这下可好,两条腿都开始打哆嗦,又不敢往后看。

然后就听一声不震动声带的,像是从死人嘴里发出来的嘶哑声音吹拂在他们耳畔,“我死得好惨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个小胖子被吓得魂不附体,嘴巴张大无限大,“陆陆救命啊!!!”

这就等于,两个扩音喇叭对准了陆知非的耳朵一阵惊叫。那一瞬间,陆知非体会到了什么叫天堂地狱一瞬间,他还来不及见鬼,自己就要先变成鬼了。

“商!四!”陆知非忍无可忍。

商四从他背后探出头来,眨巴眨巴眼睛,“你叫我?”

陆知非满脸黑气,“我叫鬼。”

太白太黑这下反应过来了,铁定又是主人在吓唬他们。于是两个小胖子可伤心了,抽抽嗒嗒的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主人,坏蛋!坏蛋!”

商四摊手,一边自得其乐地往前走,一边耸着肩膀学,“嘤嘤嘤好怕怕哦,主人好坏哦,哈哈哈哈……”

远远的,门口还传来一声幸灾乐祸,“哈哈哈哈活该!”

沈藏目瞪口呆。

两个小胖子顿时哭得更惨了,就是没有眼泪地干嚎,就这一会儿,好像都哭瘦了。随后他俩又张开双手可怜巴巴地对陆知非说:“要抱抱,要陆陆抱抱。太白(太黑)好可怜,好可怜哦……”

陆知非无奈,把他俩从肩上抱到怀里。揉揉脑袋,拍拍背。两个小家伙很快就不哭了,屁股一拱一拱地往他怀里蹭,看到商四看过来,就立马“哼”一声转过头不理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