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

陆家父子的再会,平淡得就像去年谢了的海棠今年又开了,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两人坐下来说着话,讲得也净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不过商四看了一会儿,又觉得本该如此。这样就很好了,非常好。

他悄悄退走,慢慢悠悠地背着手走回房间,心情很不错。

翌日,陆知非一觉醒来,发现已经是早上九点。这还是他这么多年第一次睡过了头,自己都觉得惊讶。但转念一想,或许是因为夙愿达成,生活中再也没有什么让他烦忧的事情,整个人放松下来,自然就睡过头了。

起来洗漱,陆知非发现眉心那颗朱砂痣还在,于是小心翼翼地洗了个脸,唯恐把它擦掉了。

今天应该还能看见吧?

陆知非这样想着,脚步便有些急促。结果一推门出去,就见商四和爸爸正坐在银杏树下相谈甚欢。两人不知道说到了什么,陆庭芳脸上露出由衷的笑意。

看到陆知非过去,陆庭芳招招手,说:“知非,你待会儿去树下挖一坛女儿红出来,好好招待一下人家。”

女儿红?招待商四?陆知非诧异地看着商四,才不过小半天光景,怎么商四就已经混到这地步了?

商四冲他挑了挑眉,一脸“来夸我吧我知道我厉害得不得了”的表情。

陆知非没空理他,他现在在想:爸爸到底知不知道他跟商四的真实关系?如果知道了,会不会把酒坛子砸在商四头上。

啊,商四那么厉害,应该砸不死吧?

这样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过一会儿陆知非果真找了把小铲子过来挖土,陆庭芳和商四一左一右蹲在他旁边,看他挖。间或还隔着陆知非说话,天南海北无所不谈,男人的友谊,有时就这么简单。

结果吴羌羌和小乔他们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了陆知非在挖土的消息,也过来围观。吴羌羌看陆知非一个人挖得辛苦的样子,不由心疼。

陆爸爸是灵体挖不了就算了,“四爷你咋光看着呢,帮忙挖啊。”

商四还没说话,倒是陆庭芳替他辩解道:“不用,让知非亲手挖才更有诚意。”

吴羌羌愣住,小乔也愣住,就连后脚过来的南英都不由抬头望天。

爸爸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爸爸?

于是一群人围着陆知非看他挖坑,陆知非的感觉很不好,他想一铲子抡过去,把他们全部埋进坑里。

商四忍不住问:“知非不是男孩子吗?怎么做了女儿红?”

陆庭芳还不知道商四之心险恶,想起当年,不由莞尔,“当初廷安以为知非会是个女孩子,所以拉着我一起做了这些酒,说是给知非的礼物。谁知道老太爷把人抱回来的时候,廷安掀开蜡烛包一看,发现是个男孩子,他还抱着新做的小姑娘衣服伤心了好一会儿呢……”

“爸。”陆知非及时打断,再不打断,陆庭芳可把什么都说出来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陆庭芳含笑打住,儿子不让说,他就不说了。

只是虽然不说,可回忆已经勾起。陆庭芳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少年,再回忆着脑海中那个粉嘟嘟的握着小拳头睡得四仰八叉的小娃娃,就觉得格外有感触。

原来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

廷安也死了那么多年了。

其实恍惚间想起来,廷安站在婴儿立桶里,咿咿呀呀抬头跟他说话的光景,也好像就在昨日。

他睁着好奇的大眼睛,伸出粉嘟嘟的小手穿过他金色的长发,开心得不得了。只是日子久了,他的身体愈发不好,脸蛋再也没有之前那么水嫩,一天有大半时间都躺在床上。

陆庭芳有时跟他提起幼年往事,他就格外气恼。根本不愿意承认当初那个打针要抱抱,喝药也要抱抱的小屁孩儿是他自己,却还爱把玩他的头发。喜欢在雨天坐上他的枝桠,让他把树叶合拢成一柄大伞。喜欢在金秋十月躺在树下,任金黄的落叶铺满他的全身。

风起的时候,满院子金黄的银杏叶飞舞,他就打个伞,说下雨了。

陆知非看他爸爸忽然不说话了,眸中带着追忆,嘴角似有浅笑,就知道他又想起了父亲。他也不打扰,继续挖土。

终于,酒坛子挖出来了。商四目光灼灼地看着陆知非抱起一坛酒,白净的手指抹掉坛子上沾着的泥土,再看着他把酒坛子抱在怀里,觉得心痒。

他一路跟着陆知非往厨房走,随着走动,时不时就碰到陆知非的肩膀。

陆知非用余光瞥他,他就笑眯眯地问:“女儿红?”

“你还想不想喝?”陆知非反问。

“想。”商四识趣地闭嘴了。

到了厨房里,陆知非掀开泥封,倒了一点点让商四先尝尝味道。

美人捧着美酒,商四哪有不捧场的道理,直接低头就着陆知非手中的酒杯喝下。陆知非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手指有些微僵,可人已经凑上来了,他只好倾斜酒杯喂给他。

然后,一个并不意外的吻,带着酒味贴上他的嘴唇。

这次商四收敛多了,隔了一会儿就放开他,从背后抱着他的腰,下巴搁在他肩上,看他准备果盘。陆知非却是有点晕乎乎的,因为托商四的福,他觉得那杯酒有一小半都进了他的肚子。

偏偏商四还这么亲昵地抱着他,直把微醺的酒气送进他的口鼻,连耳朵里都痒痒的。

于是当他端着果盘和商四再回到院子里的时候,脸还有点红。陆庭芳瞧见了,闻到若有似无的酒气,忍不住笑着说:“知非也长大了,爱喝酒了。我猜猜,酒量一定比你父亲好吧?”

“他不能喝吗?”陆知非问。

陆庭芳点头,伸出一根手指,然后弯曲,“半杯。”

这时,太白太黑忽然指着院墙,大喊起来,“啊!兽兽!”

陆知非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就见檐角上那只神兽坐在他家院墙上,抬起一只爪子抗议,“什么兽兽!我是押鱼,押鱼!”

小胖子“哼唧”一声,冲他做鬼脸,“兽兽,就是兽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